揭西警方破获钱坑“1·22杀人焚尸案”纪实

更新时间:2021-01-05 已浏览:1135 文章来源:原创

是谋财害命?寻仇残杀?还是人伦惨剧?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实农妇,缘何遭刀刺喉、火烧身的悲惨下场?揭西公安拨开层层迷雾,全力侦破这宗骇人听闻的——

焚尸疑案

2010年1月25日,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刑事审判庭。

“被告人林怀男,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”随着审判长周旭茂庄严的声音,曾经一度扑朔迷离的揭西钱坑杀人焚尸案,终于尘埃落定。

案情回放

2009年1月21日,这一天,距牛年春节,仅有4天。

这一天的傍晚,家住揭西县钱坑镇老墟新桥头的林立秀,忙着洒扫门庭清洗楼屋。这几年,随着在外经商的两个儿子事业有成,家里盖起了这幢四层高的楼房。由于老伴在大儿子处帮忙打理生意,这幢偌大的楼房,就她一人在守护看家。上午10时许,已年过半百的林立秀,接到了小儿子林粮丁的电话,称其父亲明天将从湖南株洲返回,明天他和妻儿陪同父亲,一起回家过年。为迎接家人的到来,林立秀忙着打扫清洗房屋。当她拖地拖至三楼时,一条黑影,倏忽闪将进来。

这时,夜色已经降临。与林立秀仅一巷之隔的邻居阿汉,蓦然听到了林立秀传来一声哀嚎。随后,一切归于平静。

不久,另一邻居阿龙,闻到了一股令人恶心的焦臭味……

黑夜,笼罩天地。那条黑影,闪出林立秀家门,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翌日,在普宁药材市场经商的林粮丁,接到从株洲返回的父亲。吃过晚饭后,林粮丁载上父亲林俊豆以及自己的老婆孩子,回到了钱坑。推开房门,眼前的景象令人惨不忍睹:一具蜷曲呈焦炭状的尸体,赫然倒伏在自家的楼梯转角处;而尸体的喉咙处,有一个血肉模糊的黑洞……

警灯闪烁,警笛长鸣!一辆辆呼啸而过的警车,撕破夜的黑幕。钱坑镇“1·22杀人焚尸案”惊动上下四方。揭西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局长黄俊明与政委林少标,火速带领侦查人员赶至现场。揭西县委书记黄陇章,要求揭西公安部门全力以赴,以最快速度查破案件。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局长周新全和市局党委书记、副局长江楷鑫,马上指令刑警支队和技术行动支队,立即赶赴案发现场进行增援,会同揭西公安局刑侦部署展开调查勘验。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林欣强,旋即在刑警大队和钱坑派出所中,抽调10名富有办案经验的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,汇同市刑警支队办案人员,展开一系列艰苦卓绝的案件查破工作。

然而案发现场的调查取证却令办案民警陷入被动,现场已被案犯清理完毕,既没有打斗的迹象,也没有翻动的痕迹;既没有杀人的凶器,也没有相关的证物;甚至连指纹都没有留下。摆在专案组眼前的,像是一个专业杀手所作出的专业行为。这无疑为案件的定性与侦查方向,带来了巨大的困难。

这一晚,黄俊明和身为专案组组长的林欣强度过了一个殚精竭虑的不眠之夜。在案情分析会上,大家都拿不出过硬的理由为案件定性。说谋财害命,死者林立秀家中物件财产似乎完好无损,也没有翻箱倒柜的迹象;说寻仇凶杀,林立秀生前老实本分,邻里口碑甚佳,哪来这么大仇恨的仇人;若说情杀,尽管林立秀生前与其丈夫林俊豆感情不和,常有口角,可林俊豆案发时在长途班车上,没有作案时间。案情一时扑朔迷离!

死者沉冤待雪,生者丞待事实真相。为了还原案件事实,办案人员和钱坑派出所民警顶住压力,对受害者林立秀的家人以及周边民众,展开了大海捞针式的明查暗访。经过艰苦细致的排查,一些看似不经意的蛛丝马迹,逐渐被办案人员串联起来。林粮丁向办案人员反映他衣柜里少了一条黑棕色裤子。林俊豆说他偷偷藏在抽屉里的1000元钱不见了,另外家中好像不见了一把螺丝刀和剪刀。林立秀的长子林莞丁反映村里有一名亲戚叫林怀男,曾在他湖南株洲的医药公司打过工,因怀疑其手脚不干净而将其辞退,现在村里无所事事,嗜赌成性。而在林立秀家附近开小卖店的店主阿丰,则反映林怀男曾在1月21日黄昏到他小店买了一杯甘蔗汁,而林怀男却矢口否认。另一村民阿良向专案组反映林怀男不久前向其借了1000元,说好过两天就还,1月21日那天向林怀男追讨,林怀男称他马上就向其他朋友借钱来还,但至今未还。

这一桩桩看似不经意的细节,引起办案民警的高度注意;而办案人员在钱坑镇正元塔旁边,发现一堆已化为灰烬的衣服焚烧物,而这个地点,也是林怀男老屋所在地附近。一切的疑点,都在有意无意之间,同时指向林怀男。

专案组马上将目标向林怀男锁定,秘密对其展开调查。然而令专案组疑惑的是,年仅19岁的林怀男虽不务正业且有过打架斗殴等行为,却无违法犯罪的作案前科,且为死者林立秀的堂侄;林立秀被杀焚尸一案发生后,林怀男并没有异常表现,且还主动上门安慰死者家人要“节哀顺变,人死不能复生”,还忙前忙后帮忙料理丧事。这一切,都与民警想象中的“惯犯”、“专业杀手”等有着巨大反差。难道怀疑错对象?

为了不枉不纵,专案组民警向省公安厅求援。省公安厅马上派出专家并带来测谎仪。与此同时,市公安局有关部门也启用了高科技侦查手段。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,于无声处绽惊雷。

2009年2月6日,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林怀男,被“请”进了公安局。

林怀男表面依然镇定自若,一脸无辜状。审讯民警也不愠不火,一个个有意无意的问题,一个个忽东忽西的提问,似无形之箭,射向林怀男的心理防线和逻辑思维。一场场较量下来,终于应验了“狡猾的狐狸斗不过老猎手”那句老话,林怀男的心理防线逐渐崩溃,逻辑思维逐步混乱。伴随着林怀男的一声哀叹,一场堂侄杀婶血案,还原于专案组眼前。

2009年1月21日5时许,林怀男因拖欠阿良钱债,四处借钱偿还未果;遂来到林立秀家中,见家门大开,于是萌发了盗窃念头。林怀男将摩托车停放于附近,步行经过阿丰小店时,买下一杯甘蔗汁喝下;趁林立秀在三楼拖地之机,潜伏于二楼作案。当林怀男用螺丝刀将林俊豆的抽屉锁打开,窃走里面的1000元钱时,这时被林立秀撞个正着。林立秀拿起一把剪刀自卫,大声呵斥林怀男。双方在二楼的楼梯口发生争执。争执推搡中,林怀男一只手抓住林立秀拿剪刀之手,另一只手狠推林立秀的后背。林立秀脚步一个趔趄,在滚摔下楼梯时,林怀男紧抓林立秀拿剪刀之手不放,导致剪刀深深的插进了林立秀的咽喉。林立秀摔下楼梯时头重重地撞击到墙壁上,致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。林怀男随即赶到楼梯拐角处,一把拔出插在林立秀咽喉处的剪刀,林立秀鲜血顿时喷射而出,抽搐几分钟后死亡。见林立秀已死,林怀男遂至浴室将一身血迹冲洗干净,并至林粮丁房间找来一套衣服,替换掉自己的血衣;随后,林怀男将现场进行冲洗清理。因惧怕在林立秀身上留下证据,林怀男找来2个枕头和一床被单,将尸体包裹浇上煤油点燃,然后带着一切作案工具以及自己的血衣,从容逃离现场。当天夜里,林怀男将作案工具以及自己的血衣全部丢进钱坑的江里;第二天一早,又将从林立秀家穿走的衣物,拿至正元塔旁烧毁。随后,装作若无其事的林怀男,在村里继续与人“摸麻将”赌钱,直至涉案被揭西公安传讯,依然不慌不忙,“主动积极”配合讯问!

至此,轰动一时、骇人听闻的钱坑“1·22杀人焚尸案”,终于水落石出。已连续奋战了15个日日夜夜的专案组民警,终于露出了疲倦的笑容。